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法律法规 > 金华一起要求社保基金先行赔付工伤保险待遇的成功案例

金华一起要求社保基金先行赔付工伤保险待遇的成功案例

时间:2017-06-22 15:57  来源:裁判文书网  阅读次数: 次 作者:金华中院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5)浙金行终字第12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住所地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丹溪路289号。
法定代表人侯东升。
委托代理人傅红专。
委托代理人倪颖,该局工作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方XX。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方XX,美发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XX,农民。
三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吴旭。
原审第三人金华飞翔针织有限公司,住所地金华市金东经济开发区东港北街388号。
法定代表人楼超然。
上诉人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因与被上诉人方XX、方XX、杨XX要求履行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法定职责一案,不服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金婺行初字第2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傅红专、倪颖,被上诉人方XX及三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人吴旭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金华飞翔针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翔针织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杨XX系张明英的母亲,原告方XX系张明英的丈夫,原告方XX系方XX、张明英的女儿。张明英2009年8月31日起到第三人飞翔针织公司工作,系质检员。第三人未为其投保工伤保险等社会保险。2011年4月24日,张明英下午下班后于18时许离开公司,步行到公司大门对面的公路边停靠站(杭金线155公里+500米金东区孝顺镇无水港地段)等车,准备乘坐义乌到孝顺镇的公交车或其它车辆到丈夫住处团聚。19时20分许,在该路段公路边候车时,被沿杭金线由东往西行驶的孙桂成驾驶的浙G×××××号轻型厢式货车碰撞倒地,又先后被沿杭金线由东往西行驶的王家昊驾驶的浙G×××××号轿车、孙文健驾驶的浙G×××××号轿车碾压,造成张明英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金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二大队调查后,同年6月15日作出金公交直二认字〔2011〕第0043号交通事故认定,认定孙桂成承担该事故主要责任,王家昊、孙文健承担该事故次要责任,张明英无责任。金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2年5月18日作出金工伤字〔2012〕584号工伤认定决定,认为张明英从公司宿舍到其丈夫住处属于上下班途中,张明英是在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第三人不服,向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申请行政复议。该厅于同年9月13日作出浙人社复决字〔2012〕第19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上述工伤认定决定。同年10月29日,第三人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上述工伤认定决定。本院2013年1月18日作出〔2012〕金婺行初字第37号行政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因三原告及张洪起(张明英的父亲,2014年1月19日去世)与第三人就张明英工亡待遇协商不成,向金华市金东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于2013年12月30日作出金东劳仲裁字〔2013〕48号仲裁裁决,由飞翔针织公司支付方XX、方XX、杨XX、张洪起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82180元、丧葬补助金为15324元。原告不服,向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14年3月26日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金东孝民初字第30号民事判决,判决:一、由飞翔针织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三原告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82180元;二、由飞翔针织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三原告丧葬补助金15324元。三、由飞翔针织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原告杨XX供养亲属抚恤金46800元。该民事判决生效后,三原告于同年8月5日向该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查明第三人无财产可供执行,同年12月4日作出〔2014〕金东执民字第1082号执行裁定,终结该案执行。2015年1月6日,三原告向被告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申请先行支付第三人未支付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82180元、丧葬补助金15324元、供养亲属抚恤金46800元。被告于同年1月20日作出答复:因张明英事故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施行之前(2011年7月1日起施行),工伤基金不予先行支付。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作为金华市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依法履行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待遇支付的法定职责。根据现有证据,涉案工伤事故发生于2011年4月24日,作出工伤认定时间是2012年5月18日。张明英被认定为工伤后,因第三人未为张明英缴纳工伤保险且无履行能力,原告至今未获得实际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涉案工伤事故虽然发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施行前(2011年7月1日起施行),但作出工伤认定在该法施行之后。而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是以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为前提的。为了切实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该法关于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的规定,应当适用于该法施行后被确认的工伤事故。本案三原告申请从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工伤待遇,符合立法精神,于法有据。对相关费用数额,可先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审核确认。用人单位不偿还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的工伤保险待遇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可依法追偿。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判决: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应当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向方XX、方XX、杨XX先行支付张明英的工伤保险待遇相关费用;驳回方XX、方XX、杨XX的其他诉讼请求。
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上诉称:张明英交通事故发生于2011年4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于2011年7月1日施行,在其具体条文内未规定先行支付可适用于本法施行前的工伤行为。原审法院判决要求上诉人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法律依据不足,请求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方XX、方XX、杨XX答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上诉人认工伤事故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施行之前,即不能适用该法先行支付不正确。本案张明英于2011年4月24日发生交通事故,但工伤认定在2012年5月份,社会保险法实施时间是2011年7月1日。对工伤事故劳动者进行先行支付,之前法律和现在的法律者没有禁止,只不过在社会保险法出台前没有法律依据而已。二、社会保险法的立法精神和目的,为了解决类似本案的事故,出于救助的目的,由工伤保险进行先行支付后再进行相应追偿。三、司法实践与行政实践中已将类似本案情形纳入先行支付范围。最高法院公布了与本案类似的案例。司法实践中,不仅有将工伤事故发生在社会保险法施行前纳入先行支付范围,并且也有将工伤认定在社会保险法施行前的也纳入先行支付范围。我省宁波地区社会保险管理处对与本案类似情况直接进行先行支付。四、本案当事人不能实际获得工伤保险待遇,部分原因在于工伤认定以及仲裁赔偿程序设置的拖沓,以致从2012年工伤认定到执行的几年时间里,本来有支付能力的原审第三人不能支付。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制度出台意义在于弥补工伤保险程序上述的不足。
原审第三人飞翔针织公司未向本院提供答辩意见。
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都没有提交新的证据。经审理,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张明英被认定为工伤后,因用人单位未为张明英缴纳工伤保险且无履行能力,至今未获得实际赔偿。被上诉人据此提出要求上诉人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由工伤保险基金进行先行支付的条件。因此,除非有法定事由,上诉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向被上诉人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上诉人主张张明英工伤事故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施行之前,并以此为由,决定不予先行支付。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既没有将工伤事故发生时间规定为申请先行支付的法定条件,也没有明确因发生于该法施行前工伤事故引起工伤保险待遇不属于先行支付范围,故上诉人的不予先行支付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成立。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旭良
审 判 员  单晓剑
代理审判员  郦东钧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日
代书 记员  朱丽敏
(2015)浙金行终字第120号判决书
适用法律条文具体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责任编辑:黄才根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