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友故事 > 工人访谈 > 蒋兴奎:访谈工伤者王师傅

蒋兴奎:访谈工伤者王师傅

时间:2013-05-27 12:4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admin

   
      老王,贵州人,叫他老王,其实他不老,四十多岁,不过儿子已经二十多了,小女儿在永康上班。老王是因为工伤之后来我们办公室求助才认识的,当时的他右手少了三指头,除了拇指健全,食指也只是个摆设,没有功能,经过交谈,他厂里只有两工人,工商注册也是我们在电脑上查询之后才知道有,劳动合同没签,像他这种情况,如果老板不承认,真的很难搞,做工伤认定就需要劳动关系证据,他没劳动合同只能找证人,而他厂里加上他就两人,证人至少要两个。不过老王告诉我们老板愿意和他私了,这算是一个转机吧!既然老板愿意谈,就可以把谈话录音录下来作为一个证据,就算协商不成,多一点证据对以后的维权路也会有所帮助,说真的,看老王当时的表情,他内心很忐忑,我们也对协商没抱太大的希望。 
      第一次打电话给老王时,我就问他工伤的事情和老板谈的咋样,他告诉我已经解决了,赔了他18万,不过我从电话中听得出来,赔偿没这么高,这个不过是我们当时告诉他和老板私了的底线,我无法揣测他告诉我这个数字的用意,但我知道他并无恶意,也许正是缘于此,对老王的访谈一开始并不顺利,原因是他的工伤赔偿已解决,其实我有心理准备,因为很多工友只要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你想再找他不是停机就是没空,第一次打电话给老王,他就说没空,我就告诉他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过去。第二次给他打电话,其实从他的语气里我能听的出来有些不情愿,但总算是答应了,时间就定在下午两点,不过我们没等到两点,小罗十一点过就从办公室出发,我提前几分钟到达,老王的儿子出来接的我们,由于今天气温比较高,到了老王的出租房时,我和小罗已全身是汗。虽说在电话里跟老王谈访谈时他有些芥蒂,可真到了他家里时,他一家人都很客气,我们还没落座,他老婆就让我们吃杨梅,老王招呼我们坐下。
     由于大家都很熟,所以落座之后我们也没多少客套话,直奔主题,小罗再次介绍了我们此行访谈的目的,也顺便问了他的赔偿情况,这次老王没有隐瞒我们,他告诉我们,老板只愿意赔他16万,这个数字还是经过几次的协商之后才达成的,赔偿款还要过一段时间才支付给他,对于这个赔偿数额,虽然比实际数额要低不少,但我们无权干涉,虽然我们也希望老王走法律程序,获得他应得的赔偿,但每一个工伤者实际情况不一样,工伤之后的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而我们只能从法律程序上帮助他,生活还是得靠他自己,就算我们硬推着他走,到了最后一步他没办法撑下去还得接受调解,结果大同小异,时间成了工伤者难以逾越的一道坎,如果时间不是问题,我想绝大部分工伤者不会妥协。
    访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期间我注意到老王一直在揉捏他右手的受伤部位,也许是很疼的缘故,也许是还一时不习惯突然失去的手指。访谈结束已是下午三点左右,大家都感觉很疲倦了,我和小罗告别老王一家,他赶回办公室,我回住的地方。
                                                                                                                                                                             2012年5月24日晚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