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友故事 > 工人访谈 > 【永康】蒋兴奎:边缘人群中的边缘者

【永康】蒋兴奎:边缘人群中的边缘者

时间:2013-07-10 15:3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admin

       在未接触工伤者李丛林之前,只要别人提起大凉山的人,很多人的脑海里(包括我)就自然而然想到的就是粗犷、野蛮、落后、原始,不讲文明,这不是歧视,只因对他们的了解不够。其实在我住的地方,就生活着来许多自四川凉山州彝族人,而我也由于一直对彝人不甚了解,导致我一直无法和他们深入交谈,再熟的人遇见也只是礼节性的打声招呼,很多时候我下班经过住的附近,总会看到他们三五成群、携家带口聚在某小食店门口,男人随便找个地方一坐,每人手里攥一瓶啤酒,边喝边说着家乡别人无法听懂的彝话,女人则带着小孩在旁边站着听男人们瞎聊,却满脸的幸福,他们的行为在其他人看来无法理解,而他们也从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自得其乐。
      李丛林和我其实老早就认识,只是不知道他姓名,他就住在我后面一幢老房子里,每天下班后他都会带着他的两小孩儿来我住的楼下玩,我楼下就是一家小超市,在这里和他的老乡喝喝啤酒、打打台球,有时会玩到十一二点,直到超市老板说要关门了,几个人才会极不情愿的回去。那时的他伤还未好,手上裹着白纱布,我曾问过他受伤的事,他告诉我老板会给他解决的,这等于婉拒了我的问题,后来我就一直没再过问。
     昨天他突然找到我,说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一个多月了,老板始终不愿提及赔偿的事,他曾找过一个老乡去和厂里协商,赔偿没谈成,老乡却从他这里拿走了200元劳务费,并且老乡告诉他,他每帮他跑一次就得要200元劳务费,他和亲戚商量了一下,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才找到我住的地方要我帮他处理工伤赔偿的事宜。
      由于时间太晚,我让他第二下午来办公室,然后带他去缙云骨科医院调取病历,他十二点不到就赶到我们办公室。下午一点左右,我们开始往缙云医院出发,一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刚开始他还比较拘谨,后来聊着聊着,他来了兴趣,还顺便哼起了他们老家的彝族小调,喝酒歌,不过我一句听不懂。
     在闲聊中他告诉我他是今年才来到这边打工的,来这儿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在家里把钱输光了,在家没脸呆下去就跑出来了,他说其实他在家里收入还不错,家里有几百株核桃和几百株板栗,一年下来能有个四五万的收入 ,但是由于空闲时间比较多,人闲下来了却
没什么娱乐方式,所以就每天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赌博,一年的收入也在赌博中不知不觉中流失。当时想要外出打工时也不知道往哪儿走,后来在亲戚的介绍下来到武义,在一家电动工具厂找到了一份冲床的工作,今年2月23日进厂,和其他所有打工者一样,没经过任何冲床方面的专业培训就直接上岗了,在这家厂上班还没一个月,工资还没领到一分手就被压伤,受伤后厂里把他送到缙云钭氏伤科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右中指末节缺损伤,由于厂里为他缴纳了工伤保险,所以程序就一直由厂里操作,这样他也就省却了不少麻烦,否则工伤认定这一关就会让他焦头难额,甚至无法认定。
      受伤之后李丛林一直在家休息,带来的钱用完了,厂里也不预支钱,就四处向亲戚、朋友、老乡借,到现在为止,已经借了一万左右的外债,我帮他算了一笔账,就算拿到赔偿,把外债一还,也就剩下一万多块钱,然而一个四口之家的开支一月至少在三千左右,再加上小孩儿读书,剩下的钱顶多能支持三个月,如果再不上班,接下来的日子咋办?他告诉我,其实他已经开始上班了,不过为了工伤赔偿的事情,他这几天一直在请假,他是想等这一事情有了眉目之后,再安心上班,否则上班也不能静下心来。
     期间我曾问了他一个困扰我许久的问题,他们彝族人为什么老爱聚在一起喝酒?他告诉我在他们彝族人的传统里,喝酒是一种习惯,一天没酒喝就感觉生活没滋味,至少在他这一辈人之前都是这样过来的,现在在他们彝族人的婚礼里,一场喜宴下来,没有250件啤酒根本不够,
现在虽然很多彝族小伙都外出打工了,但这一习俗依旧改变不了,被带到了所到之处,也成了外乡城市里的一道风景线。
      从医院把病历复印好,我们刚走到医院门口,他突然叫我停下,让我帮他拍张照片,用他的话说算是对自己受伤的一个纪念吧!希望以后不再来这种地方,这一刻,看着他的满面笑容,我却有种莫名的伤感。虽然我和他真正接触的时间也就几个小时,说不上对他以及他们彝族人的了解,但从他和我说话时的谦卑可以看出,他也很想融入这个城市,然而如大多外出打工者一样,他们托起了城市的辉煌,然而城市却最终对他们选择忘却,由于对汉语的生硬,他们成了边缘人群中更加边缘的人。



 
    罗长发点评:在永康的少数民族大概占了在永康所有打工者中的20%,尤以贵州的居多,由于地缘以及文化的边缘化,他们的法律意识和权利意识在本来就很薄弱的打工者中尤为突出,发生工伤后被企业主以各种理由塞搪打发的现象尤其严重。我们关注普遍的弱者,更需要对弱者中的弱者以特殊待遇。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