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友故事 > 工人访谈 > 身体的价格

身体的价格

时间:2014-07-14 17:0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admin

     每个人都要经历从出生—童年—少年—青年—成年—壮年—中年—老年的这么一个过程,从出生到青年这是我们人生之中最好的年纪,在这个年纪我们没有烦恼,我们可以放声大笑,也可以嚎啕大哭。这也是我们对人生充满希望,对外面世界充满好奇与渴望的年纪,在这个年纪也有很多的人放下了书本,走入了这个未知的社会里。谭*政就是一位这样的年轻人,他是96年出生在江西抚州乐安的小伙子,本来他应该还是在学校里学习知识的,但是由于他对读书一点兴趣都没有,一直都想着不读书去外面闯荡闯荡,所以2011年过完年之后就和父母商量想不去读书到外面去打工,可是父母都不同意,我们都知道父母都是希望我们能够通过读书来改变我们的命运,让我们有个好的未来,可是由于谭政政的坚持,无奈的谭父谭母只好答应了儿子的请求。但是想到了谭政政一个人在外面不放心,所以联系了在浙江永康工作的谭*政的堂哥,想问问他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的工作能让谭*政做的。出门在外每位父母都希望能有一个可靠地人能够帮忙照顾照顾,这样他们也放心啊。所以在听说有工作的时候,谭父马上把谭政政送到了浙江永康。
      刚来永康时谭政政还是一个不满15岁的小孩子,他既没有学历,也没有技术,年龄又小,所以只能跟着堂哥在堂哥工作的彩印厂里做了学徒,学徒的工作是很累的,什么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都会让你去做的,每天你要比别人多做事,但是工资却比别人要低很多,只有1500元每月,由于谭*政是刚出社会,什么也不懂,人也实在,别人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这样谭*政在那里学徒了一年。
     终于在第二年的时候谭*政感觉到学习得也差不多了,就辞了职到另外的一家彩印厂——好*歌彩印厂工作。在那里谭*政当上了彩印师傅的助手,虽然说是助手,但还是和学徒一样,师傅不想做的都让他去做,但是每个月的工资有3200元,比原来高了一倍多,谭*政很满意现在的工作,就这样一直在这家厂里工作,但是生活不像我们想的那样一帆风顺,就在2013年4月26日的时候,这是谭*政已经在这家工厂上班的第二年了,这天谭*政还和往常一样上班,师傅调好了颜料,让他去开机印染,但是由于机子在工作时会有很多的墨水出来,所以谭*政必须要在机子边工作的时候他必须边搽干净,以免墨水沾到图画上,其实这样很危险的,终于由于谭*政一不留神手指被机器给缴进去了,谭*政马上呼喊救命,同事马上把机器关了,把他的手和机器分离开来,看着血肉模糊的右手,公司领导马上把谭*政送到了医院治疗,但是经过抢救终没能保住谭*政的手指,最终谭*政右手的中间三根手指都断了一截。
     出院后谭*政向公司索要赔偿,但是由于谭*政进入公司后没有和公司签劳动合同,公司也没有给他购买工伤保险,导致赔偿困难重重,谭*政一家人也不懂法律,没有办法只能到处找人想办法,最后再一次小小鱼做宣传的时候知道了有这个机构,就马上和小小鱼的工作人员联系了,希望能够帮助他,在这里他们给他一些建议,让他先去找出与这家公司有实际劳动关系的证据和去了解企业的相关信息,然后让公司带他们去申请工伤认定,如果公司不带他们去,就自己去申请工伤认定,等认定书下来再去申请工伤鉴定,就这样谭*政在永康被评定为9级伤残,但是由于他们感觉这里的评定不是很确定,又到杭州鉴定,最终杭州鉴定为8级伤残,拿到鉴定书后谭*政马上到永康申请仲裁,最终仲裁结果为好*歌彩印厂赔偿谭*政九万七千多,虽然裁决是下来了,但是给谭*政留下的却是一生的伤痛,他现在还不满18岁,正是人生中最好的年纪,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在最好的年纪给了他一生的烙印,这具年轻的身体他是没有价值的,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