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友故事 > 工人访谈 > 【工友故事】曾方菜之三:漫漫维权路 何处是终途

【工友故事】曾方菜之三:漫漫维权路 何处是终途

时间:2015-08-05 22:0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小小鱼劳工服务部


  从
20136月份受伤到如今,2年多的时间已经倏忽间流逝,在这2年间曾方菜也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成长为一个小有名气的打工维权者。不过对于曾本人而言,这两年多的历程虽然相对于大多数的打工维权者需要经历的时间上相对的要短上很多,但是对于曾自身的利益维护而言,却还没有到达终途。

曾方菜于20124月下旬进入武义华丽电器制造有限公司工作,在公司从事冲床工作一职。201361613许,曾方菜在车间操作冲床作业时不慎被冲床压伤,后送金华市中心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双手拇指毁损伤,伤愈后经武义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经金华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伤残四级。之后由于企业未按本人工资缴费导致赔偿数额相距太大,双方协商未果,最终对簿公堂。

曾方菜的实际工资额为4186元,但是按照社保缴纳基金的缴费基数确定的金额却为1769元,这中间的差额部分达到了2417元,已经可以相当于一个低收入打工者的一个月收入了。

从劳动仲裁开始,这部分差额就一直是个刻意被忽略或者是讲不清楚的话题。2014415,武义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武劳仲案字【2014】第119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书认可曾方菜受伤前平均工资为4186.82元的事实,但驳回曾方菜要求工伤待遇差额请求,裁决理由是曾方菜未提交证据证明,未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缴纳工伤保险费的责任是由被申请人造成。曾的民事一审及二审的判决部分,也并未提及差额部分的利益应该得到支持,甚至提请再审诉求的也被驳回。但是从实际的全国各地的案例来看,劳动者争取差额本就是劳动者应有的权利,并不存在曾的个人责任的问题。因为从缴纳相关的保险开始,就通常都是公司代劳动者缴纳,而且基本都是按照最低的数额进行缴纳。

曾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无奈之下,不得不将行政诉讼作为解决自己诉求的途径而与武义社保局对簿公堂,于20156月在武义人民法院进行了行政诉讼。但在公堂之上,社保局却并不承认自己应该有督促用人单位按照员工实际工资额缴纳相应保险的义务,甚至将责任推到代为征收部门地税局的头上。而且还替厂方申诉,意图证明厂方就应该按照最低的工资额进行缴纳。而实际上,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应该是按照厂方的员工工资总额进行缴纳,但是这个厂方的工资总额是多少,却又是个谁能说清楚的事情。

按照广东等地的相关案例来看,一般工伤者追求差额部分的诉求都会得到支持,会以社保局倒逼厂方替员工按照实际工资额补缴的方式作为解决途径。但在浙江,却因为没有相关明确的立法文件的明确说明,就造成了厂方、社保方甚至其他行政主体责任相互推诿的问题。曾方菜的诉求只是个个案,但是曾方菜的案子却是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诉求。

曾方菜的行政一审就在这样一片不明不白的狡辩声中败诉了,没有人说的清楚曾的这部分差额到底应该由谁来付。曾也就只得继续上诉,想为自己讨个明白的说法。

   20157月下旬,曾方菜一纸上诉状交到了金华中级人民法院,材料交到金华中院后的第二天,武义人社局的工作人员又一次找到曾方菜提出调解的要求,并承诺可以在二十万元以内予以考虑。这一次,曾方菜拒绝了来访者的调解请求,义正严辞的对来访者说:现在我要的不是经济的补偿,我要的是我们工人的尊严,我就想看看法律在浙江大地还有没有用!

    阅读引申: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3)数据显示,2012年度全国工伤发生数为1173998起,其中浙江全省在该年度发生工伤221338起,浙江工伤占全国工伤总数近5分之1。而浙江的用人单位在给一线工人申报工伤保险时几乎清一色的按照最低档进行,导致浙江工人发生工伤后的工伤保险待遇损失每年数以十亿计。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