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友故事 > 工人访谈 > 尊严之死———当尊严遭遇生存危机

尊严之死———当尊严遭遇生存危机

时间:2015-10-05 22:5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放炮台主

       作为一名建筑工地的塔吊司机,我有必要对这篇文章的主题所涉及的工作事宜予以简单的说明,因为我所讲的尊严是与工作紧紧相关的;我们都知道,建筑行业作为房地产的环节之一,受整个房地产市场与政策的影响,去年以来,带有政治功能的房地产因政制原因,整个市场陷入濒临崩解的境界,许多工地停工,建筑行业因此出现大量失业工人,我们塔吊司机这一块同样受到牵连,许多司机待业在家,而我相信,一份工作不仅是对于我,同样也对于其他建筑工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关乎一个家庭的基本生存问题,而因我父亲的身体原因,一直在离家不远的长沙打工,直到今年的四月份,因父亲病情有变,痛失在长沙的工作机会,不得已,经朋友介绍,只身一人去往武汉,因为长沙已经很难再等找到工作机会了,没有工作对于我,是不堪想像的灾难;武汉的这个工地是没有一个熟人的,朋友仅仅是提供了介绍,来了才发现,工地其实是私人老板承包的,它的所有管理都是自己人,什么七姑六婆,叔叔弟弟等等,如果对建筑行业有一些了解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种工地不比建筑公司,它是不存在什么制度规定的,老板的话就是规定。

       当然,也包括他的七姑六婆叔叔弟弟的话,实质上,这些所谓的管理已经是一个权力者,而非同一条件下的平等的同事关系,这意味着工作的难度相当大,奈何这份工作的重要性,于是我只能艰难的应对或者说是忍受他们的各种工作上的刁难,直到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当时我正在楼面进行钢筋作业,老板的亲弟弟要按照他的意思进行操作,而当时楼面有十几号工人,如果按照他的意思,危险性很大,而且这个风险根本没有把握控制,于是我向他作出解释并拒绝了他的要求,然则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挂着安全员名号的老板弟弟突然大吼起来,辱骂于我,说什么老子叫你怎么搞你就怎么搞,不搞就给老子滚,并使用一些侮辱性的语言羞辱于我,可能有些朋友不太能理解当时的心情是何等的愤怒,因为这根本就是他无理取闹,当然,我并没有与他进行吵闹,而仅仅是提醒他不要侮辱人,并终止了作业;随后老板就打电话给我了解情况,我据实呈叙,老板要求我先工作,下班再说;讲到这里我想问一问朋友们,你们认为这件事情如何处理?或者说应该怎样处理?结局是意料之中的,仅仅是因为我争辩了几句,他们认定我不服从管理,辞退;事实上,这个争辩只是就当时危险性作出一个解释,然则根本由不得你,在这样一个体制环境中,不说其他的根本性的资源,甚至,你连一个公平竞争工作岗位的机会都没有,是的,也许有朋友会说,你可以选择的,这样侮辱人的尊严,不干就是了;也许还有朋友会说报警呗,或者找劳动部门,是的,遇到这种情况是应当这么处理的,但问题是老板可以轻易叫警察带走关押一个辛苦干活而拿不到钱的民工时,你会认为这么做有用吗?
      是的,我们都知道人格尊严对于人的重要,在权利角度上,尊严可以认为是权利的最高精神影像,问题是尊严的存在状态与捍卫是有条件的,当人格尊严遭遇你的生存机会的危机时,你有得选择吗?放弃尊严或是放弃赖以生存的工作机会,这不能叫选择,因为你应当拥有尊严以及基本的生存空间;然而生存都成问题了,拿什么来捍卫尊严?当然,我们要捍卫尊严,我也不排除当对人格尊严的侮辱超出一种度的情况下会有人以任何一种有效的即时性方式来捍卫他的尊严,因为尊严很重要,我们应当捍卫它;可悲的是我连选择的机会或者说是权利都没有了,在他们看来,他们的意志是绝对性的,因为他们掌握着关于工作岗位的一切资源以及机会给予权,不需要来征求被辞退的意见,2015年10月4日,在尚未结清工资之下,我被迫带着无比的愤怒与无奈离开武汉回到了长沙;然则这种情况绝不是仅有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相信,类似的情景到处发生在这个社会的各个角落,因为,我们丧失了资源与资源的支配权,它不是今天才发生的,1956年,我们就丢失了基础资源的所有权,而这个政制体制在形式上收缴了应当的资源支配处置权,是社会的所有人从此被迫依附于资源掌控者而不堪的生存着,甚至连选择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我们的尊严,我的尊严,在1956年就已经被扼杀了;当尊严遭遇基本的生存机会危机时,尊严其实已经死了。
                                                                               

                2015年10月5日上午于长沙。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