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人研究 > 【域外劳工】劳资双方势力均衡消长

【域外劳工】劳资双方势力均衡消长

时间:2015-11-18 10:5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龚小夏

文章来源:米帝囧事

 

小编按:历史的车轮转到20世纪40年代,劳工与雇主双方的势力此消彼长,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概就是这样吧。

 

罗斯福的新政导致了美国工会势力的快速增长。在1941年美国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工会会员的人数增加到了一千万。同时,劳工运动和民主党的罗斯福政府之间也建立了很友善的关系。罗斯福任命了不少与工会关系密切的人进入政府,在有关劳工的重大问题上也总是咨询工会的意见。双方的这种关系在美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194112月珍珠港事件发生之后,美国全力投入了战争。劳联和产联的重要领袖们一致许诺,在战争期间一切为战场服务,不会采取罢工的手段来中断生产。政府在战时暂时冻结工资,但是却敦促资方改善了工人的福利待遇,包括大幅度提供了医疗健康方面的保险。

为了战争期间在不影响生产的前提下解决劳资纠纷,罗斯福成立了全国战时劳工关系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专门负责调解劳资纠纷,在一些地区也负责调整工资。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委员会取代了全国劳工关系委员会的职能。

 

美国的工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创造下了奇迹,与劳工组织和民主党政府之间的合作有着直接的、重要的关系。在战争期间,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加了一倍,就业人数增加超过了百分之二十。大量工人参军上了战场,数百万家庭妇女加入了劳动大军。过去不断闹罢工的劳工组织如今是美国战争计划中的重要参与者,也成为了主流政治力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整个战争期间,除了矿工工会在1943年组织了两次罢工之外,其他的大工会都采取了与资方和政府积极合作,为创造战时的经济奇迹立下了汗马功劳。

 

劳工组织也开始通过更加积极的手段参与政治。1944年,产联成立了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为罗斯福总统连选连任募捐。当时的法律规定,工会不得给联邦一级的竞选人捐款。而这个委员会募得的钱直接来自于工会会员个人,而不是从工会的集体基金中支出的。这种做法大大增加了工会的政治影响,后来大公司和大组织纷纷起而效之。到今天,政治行动委员会是美国政治竞选中非常重要的一支力量。关于这种委员会的功能与活动方式,可以参考《美国总统大选》讲座中关于募捐活动的那一讲。

战争结束之后,工会和工人都觉得他们不再需要遵守战时不增加工资的约定。这年爆发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罢工工潮。这个大工潮在很大程度上却对劳工运动的发展起了负面的效果,因为那直接导致了一年后反劳工的塔夫脱—哈特莱法案的通过。

 

接替罗斯福当总统的杜鲁门与工会的关系本来很不错。罗斯福挑选他当副总统,得到了许多工会领袖的支持。二次大战之后,美国的整个工业面临着从战时经济向和平经济的转变。大量复员军人回家,在人们心理上造成了失业潮的恐慌。杜鲁门政府决定,为了保证经济的稳定,继续实行物价管制。而物价管制也就必然带来工资的停滞。

 

在工会方面,工人们普遍认为,既然他们在战争时期为了顾全大局而不罢工、不要求增加工资,如今战争胜利了,他们便应该获得补偿。与民主党关系密切的劳工领袖也这样认为。于是,大罢工一个接着一个发生了。

 

最先起来造反的是汽车工人。当时汽车厂刚刚开始从军用飞机和汽车生产转向民用生产,市场上汽车供应奇缺。顾客往往需要等上好几个月才能买到一辆新车。汽车工人这一罢工,让许多等待汽车的人非常恼火。

 

通用汽车公司的大罢工延续了113天。汽车工会的主席是人称“红发佬”的传奇人物沃尔特·鲁瑟。这位对工人有着极大力的领袖曾经多次被资方收买的打手袭击,有好几回差点丢了性命。在他领导下的汽车工会,不仅寻求为工人增加工资和福利,而且提出要实行“企业民主”,要求工人能够监督资方的管理,工会的代表也有权审查公司的账本。资方当然坚持不干,最后通用汽车给工人增加了一大笔工资和福利,罢工才算了结。

汽车工会的罢工刚刚结束,钢铁、煤矿、铁路、通讯、电力、码头等等行业的工人也开始了大罢工。美国的重工业中心匹茨堡曾经因为电力工人罢工而一度陷入黑暗。纽约市也因为电报工人罢工而使得整个通讯业瘫痪。西海岸码头工人的罢工让大批停靠港口的轮船不能装卸,整个国家的经济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在这些罢工中,煤矿和铁路的罢工最让政府头疼。当时的火车是用煤作燃料的。煤矿罢了工,铁路运输本来也会吃紧。当时矿工工会一声令下,四十多万煤矿工人就离开了矿井。很快,铁路工会又下了最后通牒,要求增加工资,否则在三十天内就会让整个铁路运输瘫痪。

 

杜鲁门总统来自中西部的农业区密苏里州,那里的农民有名地固执。杜鲁门本人也因为固执而在华盛顿政界中得了个“密苏里骡子”的外号。在最后通牒期满前三天,总统将铁路工会的领导人请到白宫,建议在政府仲裁中给予工会以优厚条件。但是工会领导人却一口拒绝了。

 

杜鲁门的骡子脾气上来了。他在罢工期限到来之前签署了一项法令,宣布政府接管铁路。工会领袖们依旧不吃这一套,照样准备罢工。杜鲁门气得要命,马上召开内阁会议,宣布他将前往国会,要求国会授权给他去军管铁路。他的助理们后来回忆说,总统声色俱厉地声称,他要将“那帮狗娘养的罢工者统统征召入伍。”

总统草拟了一份严厉的讲话,指责铁路工会领袖像日本人一样对国家进行袭击,工人将私人利益置于国家之上。这天下午,总统对国会作这番讲话才刚刚几分钟,铁路工会的领导人就赶紧签字,同意结束罢工。

 

罢工的煤矿也被政府接管。杜鲁门一方面同意了罢工工人的大部分要求,另一方面又要求工人立即复工。矿工工会要求政府接受全部条件,但政府却去上告法庭。结果是,法院裁决,要求工会复工。工会拒绝,结果被法庭判处罚金三百五十一万美元。接着,总统绕过矿工工会,直接向煤矿工人呼吁,呼唤他们的爱国心,要他们违抗工会领袖的命令去复工。这样一来,矿工工会的主席刘易斯顶不住了,只好宣布复工。

 

杜鲁门之所以敢于用这种强硬的态度去对付工会,也是因为当时工潮闹得有点过分,妨碍了人民的生活,使得工会在普通民众中的声誉开始下降。在铁路工会被迫放弃罢工之后,好几个大工会的领袖都宣布要动用所有力量,在1948年的总统大选中将杜鲁门赶下台。不过,形势却出现了工会领袖们意料之外的变化,使得他们和这位密苏里骡子重新结成了联盟。

这就是《塔夫脱—哈特莱法案》的通过。

 

1946年的工潮,参加罢工的工人人数达到了五百万,让工会在公众眼里失去了不少同情。许多人认为,工会力量太大了,影响到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在工会与雇主之间必须有一个新的平衡才行。1946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大胜,在国会内取得了多数。于是,修改《国家劳工关系法》(或曰《瓦格纳法》)的《劳资关系法》(或曰《塔夫脱—哈特莱法》)就被提了出来。带头提出这个法案的俄亥俄州参议员罗伯特·塔夫脱是二十世纪初年共和党总统、后来又当上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威廉·塔夫脱的儿子。这位塔夫脱参议员是罗斯福新政的激烈反对者,在国际政策上是一个极端的孤立主义者。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他用尽了一切办法去阻止美国介入第二次世界大战。1944年,工会在俄亥俄州的选举中花了很大力气,差点没把他选下去。因此,塔夫脱参议员和工会之间有着很深的芥蒂。1946年中期大选,共和党赢得了国会的多数,塔夫脱也就当上了参议院劳资关系委员会主席。一上任,他马上就开始酝酿这个《劳资关系法案》,以改变1935年的《瓦格纳法》中赋予工人组织工会的许多权利。

 

1947年通过的《劳资关系法》是继《国家劳工关系法》之后美国在劳工立法上的又一个里程碑。这个法案规范了新的劳资关系,阻止了工会发展的势头,给予雇主一方以制约工会以有利的法律武器。

根据这一法案,在组织工会的过程中,过去针对资方的“不公正做法”的规定如今也必须应用在劳工一方,雇员组织工会的权利以及工会组织的方式受到了多种限制。这个所谓“不公正的做法”包括下面这样一些:

 

在雇主方面,“不公正的做法”指的是(1)用强迫、威胁等手段限制工人去组织工会。所谓组织工会,指的是两个以上的雇员讨论或者用行动来推动工会的成立。(2)用强迫、威胁等手段来干预工会的工作。(3)歧视或者惩罚从事工会工作的雇员。(4)歧视到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控告雇主的雇员。(5)拒绝与雇员合法选出来的工会谈判。这些都是《瓦格纳法》中的规定。

 

而《塔夫脱—哈特莱法》就增加了有关工会方面“不公正做法”的规定,它们包括:(1)用威胁等手段强迫工人加入工会。(2)用非法的威胁手段强迫资方承认工会。(3)迫使雇主去歧视不肯加入工会的雇员。(4)拒绝与雇主谈判。(4)发起间接抵制活动。(5)收取高额会费。(6)迫使雇主雇用多余人员或者间接罢工。(7)工会为要求雇主承认而组织纠察线必须在三十天内申请进行选举。(8)不得与雇主在签订合同中加上拒绝与另外一家公司做生意的条款。(9)在医疗保健单位中不得不预先通知就举行罢工或者组织纠察线。

 

对于反对工会的所谓“不公正做法”的一些条款,还需要一点详细的解释。

 

所谓“用威胁手段强迫工人加入工会。”过去在组织工会的过程中,工会的活跃分子常常会将工人组织起来,成群结队地去说服那些不愿意参加工会的工人。有时候也难免出现一些不愉快的事件。有了这个法律之后,资方和不愿入会的雇员都可以将工会的行为报告给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如果日后资方不肯承认工会,这种事件也可以成为理由。

 

所谓“间接抵制”活动,指的是在劳资纠纷发生的时候,工会号召抵制与资方有商业关系的第三者。比如,甲服装工厂的工人与老板发生冲突。他们有权号召顾客抵制甲厂的货物,但是不能同时号召抵制出售甲厂商品的乙商店,否则工会就要赔偿乙商店的损失。在此之前,间接抵制曾经是工会非常有力的武器。

 

法律中写明的“featherbedding”是怠工的一种形式,指的是工会强迫资方雇用多余的工人,造成人浮于事,以至于一些人没有事情可做。新的法律禁止工会这样做。不过,工人有权“按照规矩工作”,也就是只做规定中最少的事情,多一点也不干,那是另外一种变相怠工。

 

间接罢工则指的是不是就本单位或本工会的劳资纠纷,而是为了支持其他地方或其他工会的工人而进行的罢工。比如火车司机罢工,列车员虽然和老板没有纠纷,却跟着一起罢,造成资方即使雇用临时司机来顶替也无法运转的局面。或者是电力工人罢工,煤矿工人也跟着罢,造成电厂缺煤。在这个法律出台之前,间接罢工曾经让资方非常头疼。许多雇主顶不住行业内的压力,只能低头。

 

除了上述有关“不公正做法”的规定之外,《塔夫脱—哈特莱法》还对现存的劳资关系条例作出了一系列的修改和限制。

 

首先是关于罢工。劳资一方如果打算改变甚至废除原来的集体合同,必须提前六十天通知对方。这六十天被称作冷却期。在这期间不得举行罢工。这六十天里面,劳工关系委员会要出面调解。

 

而罢工不再仅仅是工人的行为,资方也有权“罢工”(或称“锁厂”——lockout)。也就是说,工会与资方谈判如果不能达成协议,资方可以干脆停工,造成工人事实上的失业。

 

如果是企业的运作关系到国家安全,总统可以将冷却期延长到八十天,甚至可以通过国会立法,由政府来接管企业。

 

另外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允许各州取消所谓“封闭式企业”。这个“封闭式企业”的意思,就是一旦工人投票成立工会,那些不愿意加入工会的雇员以及所有新雇员也必须加入并且交纳会费。在《塔夫脱—哈特莱法》通过之后,有二十二个州就通过了所谓“工作权利”法案。在没有实行“工作权利法”的地方,一旦雇员投票建立工会,哪怕是没有投赞成票的雇员也必须加入工会并缴纳会费,因为工会将为所有雇员争得同样的工资福利待遇。而在有“工作权利法”的州里面,雇员可以选择不加入工会,但是同样享受工会争得的权利,因为法律保障同工同酬。

 

法案中还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将“管理人员”和“工头”与普通雇员区分开来。这些人属于资方人员,他们必须忠于资方,不得参加工会,也不的卷入任何帮助组织工会的活动。这以后,工会与雇主谈判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就是区分哪些人属于“管理”一方,哪些人属于“雇员”一方。在有些地方组织工会的时候,雇主甚至能够将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的人算作是“管理”人员。在近年来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很多医院的雇主将护士都算作是管理人员,因为护士要“管理”勤杂工。我的一位好友是护士工会的律师。根据她的说法,就是组织工会过程中一半以上的工作就是将“管理”和普通雇员区分开来。被算作是“管理”方的人员,不仅不能享受工会的保护和福利,而且雇主还不用给他们付加班费。

 

最后,该法案还确立了雇主有组织反工会行动的权利。雇主可以利用上班时间召集雇员开会,向他们讲述工会的坏处。只要雇主不明着威胁雇员就不算犯法。

 

《塔夫脱—哈特莱法》一旦得以实施,对工会的力量和发展就会发生非常重要的抑制作用。杜鲁门总统尽管与劳工组织有过不少矛盾,但是作为民主党人,他还是倾向于劳工的。总统大笔一挥否决了这个法案,称之为“奴隶劳动法案”。可是由于1946年的大罢工潮造成了太深的影响,国会中的共和党人联合了许多民主党议员,成功地以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否决了总统的否决。从此以后,资方在遏制工会发展上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工会在新政和二次大战时代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在《塔夫脱—哈特莱法》通过的时候,工会会员占雇员总数三分之一。自从法案出台后,工会会员就从来没有能够超过这个比例。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