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友故事 > 口述历史 > 《千人断指叹》一一纪念李成瑞

《千人断指叹》一一纪念李成瑞

时间:2017-02-16 20:3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黄才根

文章来源:激流网

2017年2月11日14时23分,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矢志不渝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同志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享年95岁。李老1937年16岁时就参加革命,无论是战争年代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还是建国后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李成瑞同志均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尤其是在离休之后,当很多和他一样身居高位的老同志背叛了当初的革命理想、脱离了孕育了这个伟大的人民共和国的工农群众的时候,李老一直没有忘记当年的“初心”、停止革命的步伐,一直关心着当代工人阶级的生活和命运。2003年2月28日,中国改革报刊载了一篇讲述血汗工厂工人悲惨命运的《“千人断指”当止》一文,李老读完后,激愤不已,撰写了《千人断指叹》一诗,该诗于同年8月在全国第17届中华诗词研讨会上朗诵,后在《中华诗词》2003年第11期发表。此诗获首届华夏诗词奖一等奖后,在《中华诗词》2006年第7期再次刊载。激流网重新刊载此诗,纪念这位革命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

千人断指叹

铿当复铿当,机床冲压忙。

人随机械动,节拍须准当。

右手喂铁料,左手取件放。

一秒一往复,秒秒皆紧张。

三万六千秒,每天十时长。

日久渐麻木,千钧落指上。

筋骨成烂泥,鲜血溅屋墙。

指指连心痛,痛厥机器旁。

一地“五金乡”,千人断指伤。

防护岂费难,机上加遮挡。

区区两千元,老板不肯装。

官员傍大款,出气一鼻腔。

熟视竟无睹,声声“工作忙”。

伤者偿无几,带残回故乡。

妻儿惊涕泪,老母呼上苍。

复有断臂者,前来诉衷肠:

断指诚可叹,尚有双臂膀。

今我难耕作,怎获糊口粮?

曾闻挖煤者,处境更凄惶。

风洞久不修,瓦斯把命戕。

最惨金矿工,订立“生死状”。

万元一条命,买断无商量。

亡者尸弃野,肉躯饲贪狼。

财源滾滾进,血泪汩汩淌!

我等失指臂,幸得身未亡。

性命虽苟全,痛楚日月长。

先烈入梦来,血照红旗扬。

奈何红旗下,主人成羔羊?

狂笑复痛哭,放歌悲亦壮:

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

铿当复铿当,东方出太阳!

朱门内外

名店启朱门,门内鼓乐喧。喜迎新豪富,大摆“天龙宴”。

老板率队接,谄笑堆满面。顶级云仙茗,香溢屋宇间。

蜜果称极品,爽口开胃鲜,餐具皆金器,闪闪耀人眼。

主菜满汉全,丰盛赛御膳。山珍并海味,龙肝加凤胆。

特酿三帝酒,古今敢称冠。更有妙龄女,袅娜舞翩跹。

侍者尽屏息,饮者狂呼喊。新富新豪门,钱能通神仙!

谁云天子贵,我今盖皇天!此餐三十万,区区等闲看。

老板送客回,员工门外站。萧萧寒风里,瑟瑟布衣单。

日夜辛劳苦,月薪几百元。富豪一桌菜,毕生血汗钱。

血汗薪已薄,又遭久拖欠。今日求老板,幸勿再迁延。

家中将断炊,儿女上学难。老母久卧床,呻吟徒辗转。

吁嗟乎!朱门内与外,相去如天渊!今日复何日,翘首望明天!

《中华诗词》编者在该刊2003年第11期《卷首语》中的评论

我们向读者推荐本期《感事抒怀》栏中李成瑞写的《千人断指叹》和《朱门内外》两首诗。前者对当前某些老板,在政府官员的纵容下,只顾自己赚钱,肆意残害工人的严重违法行为进行了无情的鞭挞。且听:“一地‘五金乡’,千人断指伤”,“万元一条命,买断无商量”,“财源滚滚进,血泪汩汩淌”,这是血和泪的控诉。后者通过朱门内某些新富豪“大摆‘天龙宴’”,“山珍并海味,龙肝加凤胆”,“更有妙龄女,袅娜舞翩跹”和朱门外“萧萧寒风里,瑟瑟布衣单”,“富豪一桌菜,毕生血汗钱。血汗薪已薄,又遭久拖欠”,“老母久卧床,呻吟徒辗转”的强烈对比,揭露了当前社会的严重腐败行为和社会分配不公现象。李成瑞同志不是专业诗人,过去很少写过诗。他是一名离休老干部,老党员,原国家统计局局长。出于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和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他对当前社会某些消极现象痛心疾首,情不能己,发而为诗。这是发自肺腑的呐喊,因而能震撼人心,感人至极。当他在北戴河第17届中华诗词研讨会上朗读这两首诗作后,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这就再一次说明了“诗贵情真”、“诗为心声”的道理。只有真实反映社会状况,反映人民群众心声的诗才是好诗。同时,也说明了写诗要美刺并举,当美则美之,当刺则刺之,两者都是为了推动历史向正确方向前进。

全球汉诗总会秘书长、诗人陈图渊的评论

北戴河会议聚集着100多位国内外诗坛的高手,会议开得不错,尤其是加拿大皇家学院院士叶嘉莹先生的讲话和国家统计局老诗人李成瑞的题为《我的希望》的激情演讲,让大家感慨万千。我们有的诗人,只晓得空喊改革,在音韵与格律上争论不休,而真正理解内容改革的时代性却很少。李成瑞的《千人断指叹》,为我们指出了诗词的社会功能的真正内涵。至今他那“先烈入梦来,血照红旗扬。奈何红旗下,主人成羔羊?狂笑复痛哭,放歌悲亦壮: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铿当复铿当,东方出太阳”的诗句,让人读起来肝肠欲断,它给诗坛留下的是更多的思考。

诗人张宗明的评论

当我在《中华诗词》第10期见到杨金亭主编讲李成瑞同志在北戴河中华诗词研讨会朗诵的《千人断指叹》是当代的“三吏三别”后,我打了两次电话给刘章诗人询问李成瑞同志的通信地址。今我看到了《中华诗词》2003年第11期登载了李成瑞同志的那两首诗后,由叹赏而崇敬,确实当代诗词中最优秀的诗篇之一。我也写了不少这类诗,而且如《咏硕鼠》共五首七律,还有形象比喻等手法,但那味儿就是赶不上李成瑞同志的诗,其理意相差很大。李成瑞同志的诗、理、意、字、词、句,一般文化人及广大工农兵群众一看即懂,在心灵上的震撼力久久使人心悸可怕、心痛欲裂,产生悲悯同情广大弱者和穷人的思想,并使人发出一种欲向苍天怒吼之力量和气魄。

我又看了丁芒《论当代诗词创作的目的和心态》一文,更使我找到了真正的导师,心心相印的同伴,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近年曾向孙轶青会长写过信;向于海洲老师写过信;向黄君先生写过信;编辑《潺溪吟草》一书我写了序文;还为王大烈等诗人写了几篇诗评文章。我不单是为了共鸣,更重要的是我见到了中华诗词的新曙光,一场寻古人(主要是唐人)之路而辟新路之改革号角吹响了。李成瑞同志写的《千人断指叹》、《朱门内外》(此诗揭露一桌酒席花去36万元),就是毛主席给陈毅的信中讲的:民歌中倒是有一些好的,将来趋势,很可能从民歌中吸取养料和形式,发展成为吸引广大读者的新体诗歌。陈毅同志又讲:“我主张写旧体诗,也写新诗,也写民歌,三条腿走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开辟出一条新的诗歌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文学遗产》主编陶文鹏的评论

现代化的中华诗词,当然应当讴歌在建设繁荣、富足、文明、和谐的社会中的新人、新事、新景象,讴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唱出时代的主旋律。同时,我们还应当正视与关注前进中的困难与风险,要有忧患意识,同情与关怀普通劳动者的生活境况,表现他们的思想感情、理想愿望。……对于社会生活中陈旧、落后、腐败、丑恶的人物和现象,我们也应当予以无情的揭露和犀利的抨击。昨晚,我读了获得首届华夏诗词奖一等奖的作品——李成瑞的五言古体诗《千人断指叹》,就引起了强烈的心灵震撼!李成瑞怀着炽热如火的思想感情,愤怒地揭露和控诉不法老板和官员互相勾结,为了赚取金钱而视工人生命为草芥的罪恶行径。诗中描写机床工人被迫超负荷劳动以致身心疲惫、神经麻木而被机器轧断手指的惨酷情景:“三万六千秒,每天十时长,日久渐麻木,千钧落指上,筋骨成烂泥,鲜血溅屋墙,指指连心痛,痛厥机器旁。一地‘五金乡’,千人断指伤。……”写得极其真实、具体、生动、形象,产生了令人发指、催人落泪的艺术感染力量。作者在这首诗中还学习、借鉴了杜甫在其新题乐府《兵车行》等诗篇中所成功地运用的“纪事”与“纪言”相结合的形式,打破了单纯纪事的题材的局限性。诗中第一部分对“千人断指”的惊心动魄的描述是纪事,接着,以伤残工人回到故乡,“妻儿惊涕泪,老母指上苍”为过渡,自然引出“复有断臂者,前来诉衷肠”的“纪言”形式,直接地记录被残害的劳动者的心声:“断指诚可叹,尚有双臂膀。今我难耕作,怎获糊口粮?曾闻挖煤者,处境更凄惶。风洞久不修,瓦斯把命戕。最惨金矿工,订立“生死状”。万元一条命,买断无商量。亡者尸弃野,肉躯饲贪狼。财源滚滚进,血泪汩汩淌!”通过当事人口述的纪言形式,以逼真的口吻语气,表达其倾吐苦衷的神情意态,从而由机床工被断指的遭遇写到挖煤工、采金工更为悲惨的命运,从而更广泛、深刻地揭露了那些贪婪狠毒、毫无人性的“官员”、“大款”的血腥罪行。

难能可贵的是,《千人断指叹》这首诗写得沉痛而不消沉,悲怆而内蕴力量。诗的结尾写道:“先烈入梦来,血照红旗扬。奈何红旗下,主人成羔羊?狂笑复痛哭,放歌悲亦壮: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铿当复铿当,东方出太阳!”作者以“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既与开篇的“铿当复铿当,机器冲压忙”首尾呼应,使全诗音韵节奏回还往复,造成回肠荡气的艺术效果,又使章法结构浑然一体,并显示出工人自尊、自信、自强的勇气与力量。这样,诗的风格显得悲壮慷慨,既感人肺腑,又激励人们思索与奋发,努力清除这种腐败不公的现象。总之,这是一首具有强大心灵震撼力的佳作,有评论家称之为当代的“三吏三别”,洵非过誉。

责任编辑:黄才根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