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劳工资讯 > 社会学博士:刑拘劳工公益人只会造成更大社会伤害

社会学博士:刑拘劳工公益人只会造成更大社会伤害

时间:2015-12-05 12:3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祥子骑在骆驼上

 

12月3日,广州、佛山多位劳工公益机构负责人及志愿者被带走,迄今不完全统计达16位,已有何晓波、曾飞洋、朱小梅收到警方刑拘通知书, 多人至今失联。
 

 

基于某些理由,在他们被无罪释放前,最后一次发送相关信息。不管结果如何,我坚信他们无罪。这些人是我短暂生命中少见的值得敬仰的人。


在我印象中,小梅是坚忍的母亲形象,讲话从来都是铿锵有力,在彷徨无助的工人心中特别能激发信任和依赖,她原本是个工厂基本管理者,从自己遭遇不公的经历出发走上帮他人维权的道路,一步步走来,可以看到她的人性母性之光辉越来越灼目,总看到她带着不满一岁(未戒奶)的孩子奔走在为工友维权的路上。


晓波是个憨实的中原汉子,嘴角边偶尔露出的微笑让人感到温暖,谈话中还总是提出许多根本性的逼人反思的问题,这位大哥哥的事迹经常被媒体曝光采访,初次一手社工机构一手劳工机构的做法时,感受到的是他内心的无奈,他必须争取更多资源服务工人,而劳工机构在政府眼中总是充满不信任感。无论是做劳工还是做社工,他都不可能指望这个大富大贵,财务上的瑕疵未必有,不过他一不是为了中饱私囊二社会危害也不大,这年头有人敢说自己在财务上完全合规合法么?


家勇就是个勇猛的斗士,鲁莽但侠心义胆。对于我这样一个经常喝醉就会醉的一塌糊涂的人来说,那些在散场后肯用心照顾的人,绝对是值得交往的人,家勇就是这样的。他的一根筋,那种认准了就一往无前走到底的意志,是我远远不及的。


主任是我在广东劳工界认识的第一个人。回想第一次去那里做田野,潮热的南国陌生的世界,主任给了我很多的帮助,使我的田野很快就能进行下去。他总是笑眯眯的,在不停唠叨压力很大的同时却坚持运营这家大陆最早的本土劳工NGO。以这家机构为案例发表的论文很多,社会学研究和社会就有几篇,可谓明星机构。


研究劳工的人初遇孟晗都会惊讶不已吧,在十几亿人口中隐藏着不知多少他这样的底层的思考者,充满了睿智和中国式社会经验。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对于研究抗争和集体行动的人来说,恐怕不是什么新鲜的罪名。我只想说两点。第一,他们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去鼓动工人“聚众闹事”,以一个劳工学者的名义发誓,集体维权是来自工人本身的意志和需求,消灭他们并不能消灭工人的抗争。第二,我们这个社会改革到今日境况,不可能返回到之前全能模式中去了;面对经济危机和可能的抗议浪潮,原来那一套维稳做法只会给这个社会造成更深的伤害,底层权益剥削愈加严重,寻找不到出口的底层伤害和愤怒情绪不是靠维稳就能解决的!


给中国留一点希望吧。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