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人研究 > 中国养老金改革迫在眉睫

中国养老金改革迫在眉睫

时间:2017-03-28 13:52  来源:FT中文网  阅读次数: 次 作者:黄才根

中国正在向现代国家转型。作为中国人,当你辛苦工作30多年后,能否按时领到退休金,能领到多少退休金,目前可能还是个未知数。这取决于你退休时会有多少年轻人在工作,养老保险基金能否有更高收益,更取决于养老改革的成败。

中国养老基金正面临收不抵支的危局。据中国财政部数据,2015年,中国3.5亿城镇职工参保缴费21096亿元,增长12.7%;基本养老金支出22227亿元,增长16.7%;如果当年没有3893亿财政补贴,已入不敷出。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种入不敷出自2014年就开始了,当年缺口1323亿元;未来缺口还将更加严重。

财政收入弥补养老金缺口难度在加大。随着中国经济放缓,财政收入增速已降至个位数,2016年仅为4.5%,年均两位数的增速将一去不返。同时,作为储备基金的全国社保基金现有两万亿积累,但鉴于每年数千亿的支付缺口,长期看也难以为继。如果不改革现有养老保险体制,距离养老基金耗尽将不会太远。

这种养老金支付压力源自快速的老龄化。与欧美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出现了“未富先老”。中国人均GDP现为8000美元,不足美国的七分之一,但老龄化程度远高于美国当年。这会让中国的现代转型更为艰难。2012年后,中国劳动人口以每年数百万的规模逐年减少,老龄化加剧,养老金支付压力剧增。

2017年3月1日,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说,中国养老保险省级差异很大。广东等沿海省份养老基金积累能保障50个月的支付,而东北和西部特困省份当期收不抵支,累计结余也基本上用完。沿海省份平均10人养1人,东北和西部省份低至1.2人养1人。

中国人口预计在2025年达到峰值,不会超过14.5亿人。2016年,中国60岁以上老人达到2.31亿人。据官方近期公布的《“十三五”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预计,到2020年中国60岁以上老人将增至2.55亿人左右,约占总人口的17.8%;到2050年,60岁以上人口超过4亿,占比达32.8%,每3人中有1个老年人。

税收
没有约束的财政支出是宏观税率攀升的主要动因
盛洪:通过横向和纵向比较,我们不仅发现中国税负非常重,还发现一个根本性问题:能否避免出现“诺思悖论”?
 

中国养老保险以省为主统筹。据人社部《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2015年,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等6省份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当期“入不敷出”。而2014年底,只有河北、黑龙江、宁夏3省份当期收不抵支。2015年,入不敷出的黑龙江省甚至撤回了委托社保基金管理的150亿元个人账户资金。

更麻烦的是,中国养老保险体系严重“碎片化”。2016年,中国3.78亿人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近一亿人领取退休金。同时,还有5亿农民和城市未稳定就业居民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前者待遇经连续十一年上调,月均达到2000多元,而后者自2009年启动后,月均待遇100元左右。

就“城乡居民养老”体系而言,主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国家财政支付的基础养老金,相当于政府的养老补贴。另一部分是个人账户养老金,主要靠个人缴费,筹资标准很低。2015年,该体系的保费收入708亿元,财政补贴达2044亿元。这意味着,超过三分之二由财政出资,而养老金支出的年增速超过34%。

2015年初,中国还启动了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自2014年10月1日起,为3800万机关事业职工办养老保险。目前改革已推进到县级,制度模式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近似,单位按工资基数的20%缴费,个人缴8%;为激励公务人员,还要求同步建立职业年金,相当于补充养老保险,单位按8%缴费,个人缴4%。

由于这38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大多由财政发工资,其养老保险及职业年金所需费用,也将主要由各级财政承担。该群体的养老保险和职业年金缴费相加,占到其月工资的40%。这一改革势在必行,但也对未来的财政支出造成巨大压力。

由此可见,中国养老保险体系主要分三大类,一是作为主体的3.78亿城镇职工;二是待遇很低的城乡居民群体,约覆盖了超过5亿人;三是正在筹建的机关事业单位职工,涉及3800多万人。此前已退休或离休的机关事业人员还有近千万,只能“老人老办法”,养老金待遇多在在职工资的80%以上,甚至更高。

中国养老保险体系碎片化严重,待遇也很不公平;同时,无论是城镇职工还是城乡居民,养老金支付风险均很大,每年需要数千亿财政兜底。与此同时,中国职工养老体系还存在巨额的历史欠账。这个欠账也要靠财政或划转国有资产弥补。

目前已退休的数千万国企职工,其工作时并没有缴纳社会保险费,他们在国有企业创造的财富全作为利润上缴了国家,但退休后却要领取养老金。于是,养老金只能从在职人员的缴费中支出,并由财政补助。据经济学家2002年估算,国企对职工养老的隐性负债已达数万亿元,占1997年GDP的46%乃至94%。

如此碎片化、不公平、欠账多的养老保险体系,显然是不可持续的。但是,改革当前覆盖8亿多人的养老保险体系,其规模和难度也是史无前例。从常识出发,提高年轻人的参保率,提高养老基金收益率,延长退休年限、适当降低养老待遇,已变得不可避免。道理虽然明白,但改革的路径却依然存在巨大争议。

责任编辑:黄才根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