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人研究 > 魂断于此的她们就这样被忘记了?致丽大火23周年

魂断于此的她们就这样被忘记了?致丽大火23周年

时间:2016-11-23 20:3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admin-xxy

摘要:这篇文章,希望大家可以点开文首音乐《再见萤火虫》一边听一边看。每年11月19日,我们都会重复诉说一次1993年那场惨绝人寰的大火。因为它带来的警示不仅是安全生产防火防灾,它告诉我们要记住历史,记住现在我们依法享有的权利并不是有钱人们的恩赐,而是工人用生命和抗争追讨回来的。

小英爱在村中蹦蹦跳

走遍山间田野每一角

最爱抓萤火虫

看那尾巴一闪一灭

像是靠近遥远的星星

一天她听到哥哥在哭泣

哭没钱怎么上学

一个包几件衣服

爸妈哥再见

十五岁孩子脸的打工妹

在深圳的一间玩具厂里

每天12小时做不停

最怕管工保安 骂人搜身

你给我站好!

为的是每月两百多块钱 

小英缝着手中的毛娃娃

听说是欧洲孩子的玩具

每一个好几百块

她想起萤火虫

宿舍车间就是她的世界

九三年的一个下午

赶工欧童圣诞的礼物

大火呀逃命去呀

跑呀叫呀 门窗都锁啦

八十几个女孩就这样没了

小英躺在担架回到村里

颈背双腿浑身都是伤

肩不挑背不担

手不举腿不走

她哭自己没用是个大包袱

小英躲在家里不敢出外

好奇的眼光把她在灼痛

最痛看见爸妈

温柔的笑凝着泪光

像是看见闪烁的萤火

——《再见萤火虫》噪音合作社

这首歌中的女孩小英,和已经死去的工人姐妹一起,经历了23年前那一场大火。

那是1993年的11月19日,深圳致丽工艺制品厂的300多名工人正在赶工加班。圣诞节要来了,她们在赶制意大利品牌CHICOO的玩具。这些昂贵的毛娃娃,一个就能抵她们一个月的工资。

六个月多前,消防人员到致丽厂检查防火安全,发现了13条火险隐患,例如小学生都学过的“保险线不能铜丝来充当”。于是检查组立即给致丽厂发了整改通知书,限期整改。但是,身在香港的致丽厂老板劳钊泉要求厂长黄国光用钱“搞掂”这件事。于是,黄国光给深圳市公安局八处田贝消防中队干警、葵涌镇消防整治工作组组长吴星辉送去了3000元港币。吴星辉马上让下属给致丽厂发放了消防合格证。

这3000元港币,买断了致丽厂八十几个工人的命。

 

 火灾废墟中的女工遗物 来源:晶报

在领到消防合格证后的5个月零22天,致丽厂区的三根电源线短路打火。由于用铜线做的保险线不能熔断,电源不能及时中断,短路的电线不断喷溅火星,引燃了仓库内堆放的布料、海绵。

身在二楼的厂长黄国光打开窗户,攀爬着绳子,逃了出去。

而二楼和三楼的工人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慌乱逃生,但因为平时老板怕工人偷东西,窗户早已被铁条钉住,四个出口中的三个门被锁死或焊死。

路窄人多,互相拥挤,浓烟烈火,视线不清,加上燃烧的化纤物散发出大量有毒气体,许多工人被毒气熏倒在楼梯口附近。

当消防员把厂房西边楼梯口焊死的卷帘门用斧头劈开时,人们惊呆了:从一楼的拐角一直到三楼,全是女孩们的尸体,堆了好几层,有的烧得只剩下骨头,有的四五个人抱成一团,掰都掰不开。

(上文描述来自晶报:《致丽大火遇难的打工妹 我们还记得谁》

 

 

22年前致丽大火发生,记者突破重重封锁,假扮公安进入殡仪馆其中一个大厅看到的情景,数十位年轻女工就躺在地上,白布太短,盖不住全身,烧焦的身体部分裸露,她们用生命见证了一个没有尊严的加工年代。摄影:陈远忠

而如今,当我们谈起致丽大火的时候,这些让人心痛的场景变成了新闻语言,轻轻地成为了一个彷佛与我们无关的历史:

1993年11月19日,深圳葵涌致丽玩具厂发生特大火灾,起火时在厂员工数为404人,其中包括82名女工在内的84人被烧死,51人受伤,消防队员赶到火场后,冒着生命危险斩断二楼和三楼窗户上的防盗钢网,使困在火海中的200多名女工才得以死里逃生。

但是我们知道,这不是一场与我们无关的历史悲剧。

珠三角是我国一个以轻工业为主的综合工业大基地,人口密集,投资众多。在改革开放的路上,这片土地得到了政策鼓励,大量资金涌入,成为撑起中国经济的一个巨大支柱——

以工人的生命和尊严为代价。

为了生存,大量“农民工”离开家乡来此打工。90年代的当时我们国家并没有相关法律可以保障她们的权益,甚至“农民工”是否属于“工人”都是一个具有极大争议性的话题。为了减少成本、增加利润,长年以来珠三角地区的投资商、工厂领导联手压低工人工资,减少工人的安全和福利保障,让工人在恶劣的劳动环境中生产。

从家乡出来追梦的女工人,则被工厂领导认为是细心、听话的标准生产机器,而大量招收到电子厂、玩具厂、纺织厂各种岗位。她们灵活小巧的双手被看成雕琢精细产品的工具,她们坚韧耐苦的品质被看成好欺负的特点。资本家们利用了男权社会告诉女人的谎言——要乖,不要反抗;要付出,不要回报;为家庭和社会牺牲,遇到不公平往肚子里吞,以后回乡嫁个好男人后生活就会好起来——来让女工人忍受高强度的劳动、低微的报酬和无保障的未来。

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老板们当然不会主动地分享赚到的钱来让工人过得安全和富足。直到致丽大火等惨剧的发生,《劳动法》才被加速了出台进度,亡羊补牢保障劳动者的权益。

 

同理,2008年实施的《劳动合同法》也是在各种工伤工亡的悲剧、劳动者权利被侵害导致的行动中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数不清的人命逝去了,数不清的抗争持续进行着。我们要牢牢记着的,是各种保障劳动者权利的法律法规,并不是有钱人的恩赐,并不是老板们良心发现后的愧疚,也不是政府部门的慈悲为怀。这些保障,是劳动者们用血用泪、甚至用身陷囫囵的代价换来的,它们代表了国家对劳动者的尊重,对人的尊严的肯定。

但如今经济环境不好,已经开始有不少专家提议要取消各种保障工人劳动权益的法律法规,降低工人的待遇,来让老板们维持赚大钱的状态,来继续支撑我们繁荣的城市发展图景。

 

 

死去的工人、因工伤终身残障的工人,老无所依的工人,她们只被看成了“发展中的阵痛”。彷佛她们不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彷佛她们只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她们的生命、尊严和劳动价值不值一提。

不要以为致丽大火只是一个黑色的历史,现在的打工者生存状态已经很安全。实际上,这些事情可能就发生在此时此刻,在我们自己或者亲友的身上。包括,

 

也不要以为损害工人权益的只有小厂、黑作坊,大公司、大企业就能让工人劳有所获,最近,越来越多大企业出现了侵害工人合法权益的事情,导致不少工人团结起来,要讨回公道:

 

 

 

在我们身边,可能每一天都会有人在打工路上被侵犯合法权利。致丽大火给我们的警示,远远不止是防火防灾那么简单。企业在我们的土地上开厂经商,就应该遵守法律、承担社会责任,把属于我们劳动者的权益——劳动过程中的生命权、劳动者的尊严、劳动所得的工资、社会保障的五险一金、关乎人类发展的生育相关权利等等——归还给我们。

当年被全身烧焦的致丽厂女工小英,本来已经重伤得差点被救援队当作尸体扔在一边;在医院,因为一次性赔偿16万根本不足够支付她的治疗费,她被要求出院;出院后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她在家中整整躺了两年,并用了8年时间才正式康复。最后,她活过来、站起来,还成立了忠县自强服务站,专为外出民工、工伤工友、职业病患者和残疾人等弱势群体提供咨询服务。

不,这一切并不是什么奇迹。小英和千千万万的坚韧的打工女性一样,抓住一点点阳光就努力发芽,抓住一点点雨露就努力存活。不停地为生命、为尊严而抗争的她们,努力地找办法团结起来,在烧焦的废墟上重建希望,在腐朽的衰败中撕扯出一个缺口。

 

勿忘1993年那场大火,勿忘82个女孩的英灵。每年11月19日,我们都会重复一次这段历史,希望那些急切地为老板开致富路的专家官员们能够明白,现在工人们依法享有的权利并非挥金如土的奢侈,而是在牺牲和抗争下争取回来的生存所需;也让我们向这些年来死去的工人姐妹兄弟们致意,希望工人阶级团结起来,这份力量可以让悲剧不再发生。

延伸阅读

改革开放已近四十年,女工艰难处境未改变

致丽大火22周年:陈玉英,不仅仅是活下来

那些被粉尘爆炸、工厂大火吞噬的生命 ,见证了没有尊严的世界工厂

致丽大火遇难的打工妹 我们还记得谁

从致丽大火到天津爆炸,我们何时才能远离生产悲剧

文章来源:凤凰号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