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工友故事 > 口述历史 > 我的打工历程(浙江十年之2)

我的打工历程(浙江十年之2)

时间:2016-12-25 20:2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次 作者:admin-xxy

出院后的居住、生活又成了一个最为迫切的问题。只得带着一扎医疗票据又一次来到武义县桐琴的工厂里找老板要报销,来到工厂后径直奔向老板的办公室后,在老板的办公室里,正好老板三兄弟和他们的父母、还有我那个老乡厂长也在,当我出现在办公室后,先前的嘈杂声随着我的出现而嚓然而止,接着是七嘴八舌假惺惺的嘘寒问暖声有之,指责我不按他们的要求出院去用江湖郎中的草药声有之。
当我说明来意后,老板一家又说开了,说好的有,说坏的也有。总之一句话,医疗费会报给你,但不是现在,你可以继续在原岗位上班,月底时医疗费用和工资再一起给,否则自便。
听到这话后又是一阵争吵,但厂长看到这种情况后过来打圆场了,随后老板父母也加入了好言相劝的行列。说什么医疗费是少不了的,说什么现在刚出院身上都还包着绷带想再到其他厂去找工作也是不现实的,说什么现在饭还要吃房还要住不如暂时在这里上班月底再将工资和医疗费一起给。想想也是,这样争下去也是于事无补,不如暂且忍辱负重以待时机再说。
于是,当晚便在工厂宿舍住下,晚上到镇里书店用剩下不多的一点钱买来了两本法律维权的书籍,至今这两本书的名字我还记得,一本《劳动合同法精解》,另一本是《工伤者维权手册》。第二天(9月1日)便重新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了。涂装车间经历半个月的管理缺位,车间里已乱得一塌糊涂连条正常通行的通道都没有,产品、原料、成品、半成品、报废品杂乱无章的摆得满车间都是。于是只得叫来两个其他车间的杂工帮忙,让车间的所有人员一齐动手,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清出了几手推的垃圾后终于将车间恢复至半月前的井井有条。
就这样白天涂沫着膏药上班,晚上对着维权书本看到深夜。在出院重新上班的这段时间里,老板几兄弟也隔三差五的会来跟我说让我拿些钱来解决工伤赔偿的事情,从最开始的一千元到最后一次说的最多三千元,并还拿来了赔偿协议让我签字,但每次我都坚持说要三万才签字。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眼看从受伤已过去一个多月了,于是在上班时间开溜到武义县人社局工伤认定科申请了工伤认定,因没有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劳动关系凭证,又跑到武义县总工会救助,因在我受伤后曾向武义县总工会求助过,他们也曾到工厂实地调查过,所以武义县总工会给我提供了一份加盖了公章的调查报告,我以这个调查报告作为劳动关系证据提交给了武义县人社局工伤认定科。
又过了半个多月,眼看就到月底发工资的时间了,9月30日上午,大老板叫厂长来叫我,叫我去他办公室里。还以为是要给我报销医疗费和发工资给我呢,满心快意的来到老板办公室里,当他看到我走到他面前时,
(以下为2008年9月30日日记内容)
老板阴沉着脸对我说:“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到劳动局去作工伤认定的么,你怎么还要去”?
我:“是的,既然我们无法达成一致,那还是让第三方来参与吧。”
老板:“既然都这样了我不妨对你说一下,我们超亚公司在武义也是有一点名气的,也就是说我们和这里的机关部门都有一定的关系的,你的案子有可能今年内可以结也许是明年后年才能结,你要有心里准备哟。”
我:“这有何妨呢,我有的是时间,你们打牌一次多的有可能输掉几万几十万,而我输掉的最多就是你说与你私了给我补的那三千块罢了,我想我还是输得起的。”
老板:"你是个聪明人,但今天看来你却有点不识时务"
我:"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有法必依"
老板:“既然这样那我们走着瞧吧”
我:“那好吧,我就拿那没到手的三千块来陪你。”
老板:“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我:“那把我这个月和上个月的工资还有医疗费给我我马上就走。”
老板:“你不是喜欢打官司吗?那就等法院判下来一起给你就是了。”
 
于是又口袋空空的背着行李回到了三哥种菜的草棚里。
责任编辑:小小鱼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